消费金融新江湖 | 共债者的故事:如何走上共债不归路
分类:互联网事 热度:

对信用卡不良率的回升,中信银行和平安银行在年报中进行阐释,矛头均指向“共债风险”。

“如果一个平台仅仅是单纯做消费金融其实也没什么,消费金融业务专款专用,一个人即使再爱购物,也不可能天天在消费金融APP上买东西吧。”苟宏祥说,他认为真正容易让人迷失的还是现金贷,他指出几乎所有提供消费分期的APP同时提供现金贷业务,“这个性质就变了,现金贷给的是钱,拿出去想怎么花就怎么花,没有风险意识的人很容易由此入坑,而事实也的确如此。”

余阳的例子便是一名典型的共债者的故事。

余阳说在他颓废的时候,他老婆告诉他,犯了错,负了债,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做一个合理的还款计划,靠自己的双手去努力劳动挣钱还债才最重要。

 

苟宏祥指出目前在众多社交平台上,还存在着一批网贷中介,他们主要的业务就是帮用户从各大消费金融平台上套现,“据我了解,这个业务还非常赚钱,所以这样的中介人数很多。”他介绍道。

共债风险显现?

所谓共债,是指借款人在多个平台上同时存在债务现象,此类人群被称为“共债人士”或“多头借贷者”。

现年38岁的余阳(化名),是苟宏祥接触的一名共债者,对他印象很深刻,因为上了“双黑”名单(征信有超过180天的逾期和呆账,各大网贷小额贷款长时间处于逾期状态,满足以上两点,在贷款里被称为“双黑”),他现在只能做短期的工作或打临工,“正常的公司根本就做不了。”

实际上,直至2015年,余阳还在广东某市一家知名企业上班,拥有一份体面且收入稳定的工作。“被钱来得太容易的快感所麻痹,走上了多头借贷的道路,变得懒惰,失去了上进心。”余阳这样总结自己的过去。高达几十万的债务让四岁的女儿连幼儿园都没法上,只能待在妈妈上班的地方,“非常愧疚和痛苦,有时甚至害怕白天的到来。”他说。

就共债问题,苟宏祥其实和很多消费金融公司交流过,“从商业角度来说,不少消费金融公司的想法是只要借贷人还可以从其他平台上借到钱,那么自己就不会是最‘倒霉’的那个。”对于如何解决共债问题,苟宏祥也有自己的思考。他认为信息共享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式,让同一个借款人在所有平台的总的借款额度固定化和透明化,有利于及早发现共债风险,“不过目前还没有公司愿意这样做。”

不过中信银行也表示,对比国际经验看,当前中国居民杠杆率、信用卡应偿余额占比、人均持卡量等前瞻指标仍处于较安全水平,认为信用卡业务仍有广阔发展空间。

以贷养贷

消费金融大爆发时代正在来临,哪些势力正在新江湖中搏杀?在金融科技加持之下,谁的玩法更能抢占高地?在迅速狂奔的同时,又会面临怎样的风险和挑战?正值“五一”假期,《经济观察报》推出消费金融特刊,为您深度解读这一领域里的巨大变化。

为百万资产起步的高净值群体做好财富管理,为盈利可观的公司、机构客户倾力投融资服务,与这些业务相比,一个金融领域更为“下沉”的市场和更为小额分散的业务,成为各大金融机构、持牌机构,甚至互联网巨头们逐鹿的新战场。这就是被视为蕴含巨大潜能的“蓝海”——消费金融。

中信银行在年报中表示,近年来,个人消费金融业务呈高速发展态势,个人贷款业务从商业银行逐步扩展到各类消费金融公司、互联网平台,个人消费者同时向多家金融或类金融机构借款的现象日益增多。受宏观经济和监管环境影响,共债客群资产质量出现一定恶化迹象,并在一定程度上波及信用卡行业。

他是一家名叫债缓还公司的联合创始人,后者是一家专做提供个人网贷援助和债务重组的公司。据他介绍,公司自2017年筹备以来,已累计接触和服务超4万名共债者。

 

目前苟宏祥的一个工作重点就是去高校里进行校园讲座,普及债务风险知识。“学生这个群体比较单纯,也容易形成跟风和攀比心理,所以需要引导。”他希望更多的学校和他联系,争取把这样的活动开展到全国去。“对于共债者,停止所有借贷,控制债务规模,踏实赚钱才是走出来的最佳途径。”苟宏祥说。

这两年和众多共债者的接触让苟宏祥感慨良多,“很多人最初可能就是为了买一部最新款的手机、化妆品、电动车……包括各大平台在宣传上更是鼓励用户提前消费,弱化债务风险。”

余阳说有了信用卡后,他的消费心态悄然发生变化,花钱变得大手大脚,比如丢弃1500元的索爱手机,在淘宝上买了价值5000元的iPhone4S,用信用卡分了12期支付。

今年1月,国泰君安银行团队曾就共债风险进行研究,他们认为,2018年银行零售不良率的上升,源于多头借贷产生的共债风险,当前共债风险仍在暴露期,2019年上半年或为银行零售业务不良率高点。

面对目前已经陷入多头借贷的个人,苟宏祥表示公司以规劝为主,“主要是规劝其停止借贷,接受部分平台的逾期,及时止损,尽可能依靠亲朋好友解决债务问题,这是当下最有效最直接的办法。”他表示根据这一年多的观察,只要借贷者停止借贷,就有走出来的机会,“但如果你还想着在哪弄点钱填上窟窿,只会越陷越深。”他们收集了大量负债人的借贷故事,通过点评让更多的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及时回头。

——编者

经济观察报 记者 黄蕾 “消费金融几乎是大部分共债者最早接触互联网金融的途径。”苟宏祥说。

上一篇:黑龙江:经济回稳首季“开门红” 下一篇:消费金融新江湖 | 消费金融“正规军”格局初定 “下半场”如何突围?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